公告版位
.

na8.jpg

1943年希特勒和其情婦愛娃·布勞恩(Eva Braun) 與兒童玩耍

納粹頭子建“育嬰農場”
日前,面對英國《每日郵報》的記者,海尼克重新整理思緒,回到了60多年前的那段恐怖歲月。

1942年,4歲的海尼克被送到德國醫學研究所。醫生給他做了全身檢查後發現,他是個沒有任何“猶太特徵”的孩子,例如黑頭髮、尖鼻、割過包皮等等。

於是,海尼克便成了德國納粹頭目希特勒“生命之源”計劃中第一個前來體檢的孩子。

所謂“生命之源”計劃,其實就是希特勒及其黨羽迷信人種的產物。

他們認為,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後代,是最優越的人種,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的惟一目的,就是去統治比他們更劣等的種族。希特勒鼓吹,要建立一個由優等種族組成的德意志帝國,並最終稱霸世界。為了製造所謂的純種“雅利安嬰兒”,納粹鼓勵精心挑選的德國軍官跟金髮碧眼的“純種”雅利安美女發生性關係,炮製出“完美的”雅利安後代。

生命之源” 計劃最早可追溯到1936年。當時,希特勒在德國巴伐利亞建立起第一所生產“雅利安嬰兒”的“育嬰農場”,它的名字頗有些學術意味,叫“勒本斯波恩中心 ”。

後來,納粹先後建立了10所秘密產房,這就是後來的“生命之源”計劃中心。從此,“雅利安嬰兒”一批批地在此孕育誕生。當時希特勒的野心很大,他要把計劃推行到1980年,製造出1.2萬個“雅利安後代”。

na5.JPG

護士們將“納粹嬰兒”推出來曬太陽

問題嬰兒將被殺掉
在很多人眼裏,“生命之源”計劃中心是個納粹與血統純正的日耳曼女人鬼混的地方。

要前來當未婚媽媽的條件非常苛刻,她們除了必須具備雅利安人種金髮碧眼的外貌特徵之外,還必須出具一份書面證明,即父母雙方均沒有遺傳性疾病,甚至普通疾病,並證明自己家族三代以內都具備雅利安血統。為了保密,母親的身份都被記錄在由黨衛軍嚴密保存的文件中。這些文件是與當地普通兒童的出生記錄分開保存的。

生命之源”計劃中心原本是納粹高級軍官妻子生孩子的地方,因此條件非常優越。被當成“生命之源”實施計劃的懷孕婦女在這裡也能得到公主般的伺候,直到分娩。

孩子出生後,首先要進行健康檢查,沒有任何問題後,嬰兒才能在此繼續得到護理。

一旦被發現有身體瑕疵,這樣的嬰兒通常被帶到安樂死診室進行處理,要麼餓死,要麼被注射毒藥

在“生命之源”計劃中,許多金髮碧眼的新生兒出生之後,眼睛和頭髮的顏色都出現了變暗、變淡的趨向。為尋求對策,納粹德國迅速開展醫學實驗。

希特勒甚至提出長時間暴露于光線之下,可能會使孩子的頭髮變成金色的謬論。

希特勒的瘋狂最終釀成了納粹德國歷史上最為殘忍的悲劇:那些外貌特徵不符合納粹“未來接班人”條件的孩子慘遭毒氣殺害。

 na7.jpg

醫生檢察兒童五官及身體特徵有無合乎"標準"


生下健康嬰兒的婦女,還要帶孩子去參加一個類似宗教儀式的黨衛軍命名儀式:把帶有納粹標誌的匕首舉過孩子的頭頂,媽媽們同時還要宣誓效忠納粹與希特勒。

據說,希特勒當年經常接見這些“雅利安後代”和他們的母親,還以成為納粹成員為“誘惑”,鼓勵這些年輕婦女多生孩子。

為了加快製造嬰兒的速度,納粹開始研究如何讓美女們生出雙胞胎甚至三胞胎。

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他們利用被關押的猶太人和東歐人做試驗,企圖尋求一個增值“超級雅利安人種”的配方。這項“科學試驗”使數十萬人死於殺戮,其中包括1300多對孿生兒童。

na4.JPG

“納粹嬰兒”大多是納粹官兵和金髮碧眼的雅利安婦女的子女
 

納粹血統受累終生
希特勒最終還是被歷史所拋棄。

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國投降,納粹的荒唐計劃終止了。隨著希特勒的倒臺,納粹兒童也成了犧牲品。

作為一個沒人願意領養的“納粹嬰兒”,漢森當了幾十年的“納粹崽子”。

他先是被送到一個收容中心。由於患有輕度癲癇病,他成了一個沒人願意收養的孤兒。他不得不和另外20個同樣無家可歸的“納粹嬰兒”待在一起。

就在他們驚恐未定地等待命運安排的時候,挪威國家社會事務部門,把他們當作智殘兒童送到了精神病醫院。

在那裏,幼小的漢森成了大人們的 “皮球”。

他住的地方也是他吃的地方,糞便被丟得東一塊西一塊的,常年沒人打掃。夜裏,漢森經常被“病人”淒厲的尖叫聲驚醒。

我告訴他們,我不是精神病,放我出去。”漢森說,“但從來沒人聽我的。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真的要瘋掉了。”就這樣,漢森度過了人生中最寶貴的18年。終見天日的漢森卻害得一身病,但還是要拖著病體在一家小工廠謀生。

2000年2月,漢森和另外6個當年的“納粹嬰兒”向法院提交了訴狀,要求挪威政府為他們在二戰結束後幾十年中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賠償幾百萬美元。

目前,這樁官司還沒有定論,不過,挪威政府的態度近年來已逐漸開始鬆動。

所幸的是,挪威首相就政府在對待“納粹嬰兒”問題上的失職已作了幾十年來的首次公開道歉。

na2.jpg

公開身份講述歷史
據資料顯示,目前,像海尼克和漢森一樣的“納粹兒童”大約有5500人左右。

他們歷經人生滄桑,如今都已是花甲老人。許多人因為害怕受到歧視,終身隱姓埋名。

為了控訴萬惡的“生命之源”計劃,一個由當年的“雅利安兒童”組成的“生命痕跡”聚會從2005年開始舉行。

組織成員維奧萊特·瓦倫博恩說:“只要我們還活著,就要鼓起勇氣公開身份,講述我們的故事。”目前,該組織成員大約有60名,大部分都是“納粹嬰兒”。

成員吉塞拉·海登賴希表示,有必要在課堂上向學生講述這段歷史故事。

如今孩子們的歷史知識很豐富,但他們對歷史缺乏情感上的聯繫。”海登賴希說:“‘納粹嬰兒’ 的故事很重要,因為它關係到家庭,是關於母親、父親和孩子的故事。

這能幫助學生們把歷史和自己聯繫起來,更好地理解歷史。”

在這些“納粹嬰兒”中,許多人都試圖找到自己出身的答案,卻往往因人們長期以來不願面對歷史、不願和納粹不光彩歷史沾邊而受挫。他們的親生父母或養父母對“生命之源”計劃都三緘其口。

幸運的是,1999年12月,德國一家電視臺的記者在德國政府檔案的故紙堆中發現了1000多份二戰時期遺留下來的有關“育嬰農場”的資料。

對於出生於此地的人來說,這是天大的喜訊。成千上萬名當年的“納粹嬰兒”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2006年11月24日納粹嬰兒們聚會及回老家參觀:

na6.jpg na3.jpg na1.jpg

 

相關主題:

暗殺希特勒!1944年7月20日陰謀(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電影中的歷史真相)

創作者介紹

正妹邦

酷洛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咪
  • 怪殘忍的~
    這也是時代的悲劇吧?!~
  • 所以專制獨裁之路不可行

    酷洛洛 於 2010/07/15 16:31 回覆